當前位置:學術堂 > 國防教育論文 >

意識形態工作中西方的網絡滲透問題與對策
添加時間:2019-10-09

  摘    要: 意識形態安全關乎旗幟、關乎道路、關乎國家政治安全。長期以來,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通過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 對我國實施“和平演變”。進入互聯網迅猛發展的時代, 美國等西方國家更是利用其掌握的互聯網領先技術, 打著所謂“網絡自由”的旗號, 大肆兜售所謂“普世價值”觀, 鼓吹西方政治發展模式, 企圖削弱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 進而詆毀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社會主義制度。應對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是新時代維護意識形態安全的新任務, 必須正視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對我國意識形態安全構成的現實挑戰, 打好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保衛戰、持久戰。

  關鍵詞: 網絡意識形態安全; 網絡滲透; 應對挑戰;

  長期以來,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不遺余力地通過各種隱蔽方式、滲透手段對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實施“和平演變”。進入互聯網時代,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更是利用先進的互聯網技術, 打著所謂“網絡自由”的旗號, 對我國實施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 肆意通過網絡兜售所謂“普世價值”, 鼓吹西方的政治發展模式, 對共產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進行詆毀, 企圖動搖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 這給我國的網絡安全特別是網絡意識形態安全構成了極大的挑戰和威脅。維護網絡安全, 實質是維護國家安全;維護網絡意識形態安全, 實質是維護國家政治安全。面對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 必須打好維護網絡意識形態安全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為人民群眾營造一個天朗氣清的網絡空間。

  一、應對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是新時代維護意識形態安全的新任務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對社會主義國家的“和平演變”從來都不會停止下來。

  回顧歷史, 冷戰時期,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就通過新聞傳媒、廣播電視媒體和各種形式的文藝作品等對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各國實施意識形態滲透, 不遺余力地以極其隱蔽的方式攻占蘇聯和東歐各國的思想文化陣地, 無孔不入地滲透西方的價值觀念、政治文化和生活方式, 動搖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在蘇聯和東歐各國的主導地位, 威脅其意識形態安全。冷戰結束之后, 美國等西方國家并沒有放棄對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的“和平演變”, 特別是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持續深入、經濟社會的迅猛發展和人民群眾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 越來越體現優越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使正在歡慶冷戰勝利的西方國家不得不重新審視“歷史終結論”和“社會主義崩潰論”的正確性和科學性。中國的和平崛起, 使“敵對勢力一直把我國發展壯大視為對西方價值觀和制度模式的威脅, 想方設法對我國進行意識形態滲透和圍堵, 不斷調整策略、變換手法, 同我們爭奪陣地、爭取人心。”[1]216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我國的“和平演變”, 更加重視對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和圍堵, 呈現出手段更加多元化、方式更為隱蔽化、渠道趨向網絡化的新特點, 網絡滲透成為了西方“和平演變”戰略的新興形式。少數西方國家希冀通過其自身所掌握的互聯網技術的主導權, 打著所謂“網絡自由”的旗號, 不斷向我國的“網絡主權”發起挑戰, 在所謂“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的指引下, 加緊對我國以及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發展中國家進行滲透, 企圖達到西化、分化的目的。其實質, 就是要極力扼殺社會主義制度, 遏制中國的和平崛起, 通過推廣自己的所謂“普世價值”來同化世界各國特別是社會主義國家和發展中國家, 以維護自身國家利益和霸權目的。
 

意識形態工作中西方的網絡滲透問題與對策
 

  當今中國已經進入了互聯網迅猛發展的時代。根據2018年7月由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 (CNNIC) 發布的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 我國網民規模為8.02億, 上半年新增網民2968萬人, 較2017年末增加3.8%, 互聯網普及率達57.7%。[2]我國網民人數眾多, 使用網絡的增長率不斷攀升, 運用網絡的普及率持續提高, 基本已經達到了全民上網的規模和水平。互聯網全面塑造并推動著經濟社會的發展, 對人們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觀念造成了極為深刻的影響, 這同時也為我國的網絡意識形態安全提出了全新的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準確把握互聯網時代世界與中國的發展, 立足我國國情, 高度重視我國的網絡安全維護, 特別是網絡領域的意識形態安全, 把能否頂住、打贏互聯網這個戰場, 看作是維護我國國家安全特別是國家政治安全的重中之重。“對于互聯網而言, 真實可以虛擬, 虛擬即是真實, 網絡虛擬世界中的意識形態交鋒, 都是真實的國家利益博弈在網絡領域的反映, 都有其現實的政治利益訴求, 意識形態安全關系著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全, 思想防線垮塌就會造成政權的地動山搖, 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 對此各級黨政部門和領導干部應高度重視, 切不可等閑視之。”[3]96-105加強新時代網絡安全特別是網絡意識形態安全形勢復雜、任務繁重, 一定不能輕視甚至是忽視, 必須要給予重視。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 必須要嚴肅應對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 堅持我國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 堅持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 揭開西方“網絡自由”的真面目, 加強互聯網領域的監管, 依法依規治網, 營造網絡虛擬世界的天朗氣清, 維護好我國的網絡主權。

  二、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對我國意識形態安全構成的現實挑戰

  2016年4月, 習近平總書記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網絡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網絡空間天朗氣清、生態良好, 符合人民利益。網絡空間烏煙瘴氣、生態惡化, 不符合人民利益。”[4]336凈化網絡空間, 保證生態良好, 是維護我國網絡安全的重要因素。污染網絡空間生態的往往與意識形態問題相連。而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特別是網絡意識形態的滲透, 就是造成網絡空間生態惡化的罪魁禍首。美國等西方國家利用互聯網對我國實施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 把自己的思想、理念以隱蔽性極強的方式通過網絡進行滲透, 企圖擾亂人民群眾的思想觀念和生活方式, 顛覆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社會主義制度, 給我國的意識形態安全構成了挑戰、形成了威脅。我們必須要正視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給我國意識形態安全構成的現實挑戰, 從問題入手, 主動防范, 積極應對。

  (一)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不斷向我國滲透所謂“網絡自由”理念, 極力反對我國主張的網絡主權觀

  美國是互聯網的形成地、興盛地, 美國掌握著互聯網技術的主導權、話語權, 具有互聯網技術領先的物質基礎。“目前支撐互聯網運轉的根服務器全球共有13臺, 其中1臺是設在美國的主根服務器, 另外12臺根服務器也有9臺設在美國。美國政府通過‘互聯網域名與地址管理公司’掌握域名系統最終控制權, 在國際沖突中侵害別國國家主權和國家安全。”[5]52-55相較于我國等社會主義國家、發展中國家來說, 美國等西方國家在互聯網領域是較為領先的, 甚至可以說, 是具有一定的技術壟斷的。美國等西方國家掌握著領先的互聯網技術, 打著“百年老店, 獨此一家”的招牌, 企圖在互聯網技術領域安鎖設卡, 進而利用其掌握的互聯網技術對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發展中國家實施網絡滲透和影響, 把西化、分化社會主義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作為其網絡戰略的主要目標。為應對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 遏制西方“和平演變”的網絡化,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向世界主張推動互聯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 共同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絡空間, 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聯網治理體系, 把尊重網絡主權放在最首要、最重要的位置。2015年12月, 習近平主席在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式上發表重要講話。在講話中, 習近平主席倡導把《聯合國憲章》中所確立的主權平等原則和精神延伸與覆蓋到對網絡空間的治理之中, 并指出:“我們應該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網絡發展道路、網絡管理模式、互聯網公共政策和平等參與國際網絡空間治理的權利, 不搞網絡霸權, 不干涉他國內政, 不從事、縱容或支持危害他國國家安全的網絡活動。”[4]553網絡也講主權、也有疆域。尊重網絡主權應該是推進全球互聯網治理體系變革的基礎, 這一基礎不得動搖, 習近平主席的主張與倡導直指美國等西方國家奉行的所謂“網絡自由”的理念。

  所謂“網絡自由”的理念, 其實質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將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網絡化的重要指導思想, 旨在打破“網絡主權”的概念, 鼓吹網絡空間無邊無際, 不受限制, 利用網絡信息流動速度快、不易受到監管等特點, 將自己的所謂“正確”主張灌輸到世界各國, 這其實就是借所謂“網絡自由”來為自己本國的政治利益服務, 以鞏固美國在全球的“霸主”地位。美國的“網絡自由”戰略是奧巴馬政府時期的關鍵政策, 2009年11月, 奧巴馬訪華期間就不斷向我國兜售所謂“網絡自由”理念。希拉里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曾于2010年的1月和2月發表兩次主題演講, 試圖向世界推行“網絡自由”, 企圖讓“網絡自由”理念在全世界范圍內生根發芽。2011年5月, 美國發布《網絡空間國際戰略》, 為“網絡自由”戰略向全世界推廣列出了詳細的計劃。特朗普上臺以來, 繼續奧巴馬政府時期的“網絡自由”戰略。形式上的“美國優先”, 并不能抹去美國依舊想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2018年9月, 特朗普政府發布了《國家網絡戰略》, 其中“保護和促進互聯網自由”[6]的字眼仍舊鮮明。可見, 無論是奧巴馬還是特朗普, 不管兩人的主張和偏向有什么樣的不同, 在面對大局, 其實質是相互承接的, 借“網絡自由”來強化美國對網絡空間的全球領導力是不會變的, 用“網絡自由”來遏制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發展中國家的戰略是不會變的。西方國家所宣揚的“網絡自由”實際上存在著雙重的標準。有利于自身權益的、關乎本國和本集團利益的, 就拋出主權神圣不可侵犯的論調, 當和自身利益無關緊要的時候, 就開始宣揚所謂“自由”了, 但是這自由是真的自由了嗎?并不是, 西方國家借著這樣的“自由”, 向廣大社會主義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實施網絡滲透, 用隱蔽性極強的方式推行西方的意識形態, 企圖用這種方式達到符合自己政治利益的目的, 擴展其勢力范圍, 為自己構筑新的主權。從這一方面來看, 美國等西方國家推行所謂“網絡自由”的實質是借助互聯網這一新興載體為其推行意識形態戰略提供平臺, 借助網絡的某些特點推行西方的價值觀念和政治發展模式, 企圖打造資本主義一統天下的局面, 其真實目的依舊是冷戰時期對蘇聯、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實施“和平演變”的那樣一種目的, 不過是在舊瓶子里裝進新酒罷了。

  (二)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不斷通過網絡并以各種形式兜售西方價值觀, 企圖顛覆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思想和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

  “和平演變與反和平演變的斗爭首先表現為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和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較量。”[7]72-79作為西方國家“和平演變”的新興形式, 網絡滲透最首要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如果說, 東歐劇變、蘇聯解體之前, 美國等西方國家利用報章雜志、電視、廣播、文藝作品等形式對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各國實施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的話, 那么冷戰后, 特別是21世紀以來, 美國等西方國家就是利用互聯網這一新興媒體對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發展中國家實施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美國等西方國家把所謂的“自由、民主、人權”塑造成所謂的“普世價值”, 把西方國家的價值觀念通過互聯網向我國網民滲透, 通過互聯網技術衍生出來的新媒體、社交軟件和APP等等, 隨時以各種隱蔽的方式將西方的意識形態進行推送, 從各方面把西方的“好”展現出來, 以達到思想混亂、詆毀社會主義制度的目的。美國等西方國家通過利用網絡宣揚所謂“普世價值”, 并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價值理念進行混淆, 試圖造成國內網民的思想混亂與理解偏差, 將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與資本主義的核心價值進行混淆, 企圖在混淆中把理解與之不同、內涵與之不同、意蘊與之不同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理念同化為資本主義的核心價值觀念。“美國主張‘普世價值’觀是適合在全世界的、通用的價值觀念, 但從其實施過程中, 即可見其背后的目的。‘普世價值’觀并未如其所稱具有‘通用性’, 而是在其推廣過程中, 存在嚴重的排他性, 即對社會主義制度所產生的社會問題歸咎于制度問題, 對社會主義國家制度進行否定與詆毀。”[8]55-63不僅如此, 美國宣揚的所謂“普世價值”觀還企圖扼殺其他國家自主探索政治發展道路, 干涉其他國家的內政, 把西方價值觀念、西方政治制度、西方生活方式強加于別國, 而這些國家大多數以發展中國家為主。從中東、北非地區一些國家所發生的“顏色革命”來看, 無不是如此。西方所謂“普世價值”觀通過網絡滲透, 影響著包括青年人在內的一些對生活現狀不滿的社會群體, 讓他們對西方世界心向往之, 而后再通過網絡將他們組織起來, 將街頭政治的方式、手段灌輸給他們, 以致于這些國家先后爆發了街頭政治, 進而引發了社會動蕩和騷亂, 甚至是引發了內戰, 其最終走向往往是按照西方模式建政, 成立了新的政府。然而, 這些國家按照西方政治發展模式建立起來的新政府并未能達到西方“藍圖”所謀劃的預期目標, 不符合實際的政治制度移植, 使得這些國家面臨著“水土不服”, 導致經濟發展狀況的持續低迷, 政治合法性的飽受挑戰, 民眾生活水平的依然窮困。可見, 在互聯網全球化的時代, 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大國、發展中大國, 必須要正視來自西方的網絡挑戰、網絡威脅, 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取得好的成績的同時, 也要關注網絡虛擬社會的有效治理問題, 推動網絡空間的健康發展, 堅持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在網絡空間的主導地位, 時刻提防西方意識形態的滲透, 利用多種形式、多種手段筑牢網絡空間中的社會主義思想文化陣地。

  (三)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利用互聯網放大和炒作我國國內的社會矛盾, 肆意干預民族、宗教和領土主權完整等各種問題

  早在冷戰時期, 美國中央情報局制定的針對社會主義國家“和平演變”戰略的集大成之作———《十條誡令》中的第四條就十分露骨地指出, 要“時常制造一些無風三尺浪的無事之事, 讓他們的人民公開討論。這樣就在他們的潛意識中種下了分裂的種子, 特別要在他們的少數民族里找好機會, 分裂他們的地區, 分裂他們的民族, 分裂他們的感情, 在他們之間制造新仇舊恨, 這是完全不能忽視的策略。”[9]32-34進入互聯網時代, 西方國家通過網絡空間疆域模糊、開放等特點, 利用其掌握的信息控制權和在網絡空間的影響力, 在向全球輸出意識形態的同時, 借助一些國家特別是中國等國內發生的社會矛盾問題、人民內部矛盾問題進行放大和炒作, 把一些可解決的熱點事件在互聯網上不斷放大, 并用各種方式吸引網民的注意, 以達到線上煽動、線下行動的態勢。美國等西方國家和境外反華反共勢力通過把在我國國內發生的一些敏感、熱點事件, 諸如征地拆遷問題、一些地方發生的重大事故、一些大型工程項目上馬的爭論等等, 他們對這些可控制、可調解的人民內部矛盾問題大肆通過網絡進行炒作, 并將這些問題上升到體制缺陷, 煽動民眾的不滿情緒, 激化人民內部矛盾, 進而攻擊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除此之外, 美國等西方國家還通過不同方式同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相互勾結, 為其煽動民族分裂和宣揚宗教極端思想搭建網絡平臺, 并通過互聯網歪曲黨的民族宗教政策, 捏造民族矛盾, 破壞民族團結, 為“藏獨”“疆獨”勢力站臺。

  (四)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通過互聯網企圖以各種形式影響我國青年一代的身心健康, 不遺余力地向他們滲透西方世界所謂的“美好圖景”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青年興則國家興, 青年強則國家強。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 國家就有前途, 民族就有希望。”[10]70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須要依靠青年一代匯聚強大的青春力量。然而, 美國等西方國家在企圖遏制中國和平崛起的過程中, 把“和平演變”的希望放在我國青年一代身上, 不遺余力地通過各種多元、隱蔽的方式企圖借助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使我們的青年一代理想喪失、本領缺乏、擔當全無, 用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方式, 斷送社會主義事業的未來和希望。在互聯網迅猛發展的今天, 青年網民占我國網民數量的大多數。美國等西方國家利用互聯網, 傳播各種西方影音視頻, 有的是傳統的美國大片, 有的是介紹西方文化的視頻, 有的是西方知名人士的講演, 有的是西方的音樂等等, 這乍一看沒有什么特別的, 然而, 西方國家就在這些看似平常的影音視頻當中將西方的價值觀念、政治文化和生活方式, 例如以自由貿易和私有化為主要內容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以選舉政治為主要內容的資產階級民主政治以及拜金主義、享樂主義等不良生活習氣, 通過視覺、聽覺滲透到青年一代的思維之中, 極大地吸引了青年一代對西方世界的興趣。更為嚴重的是, 美國等西方國家通過放大和炒作發生在國內的社會矛盾問題, 利用一些敏感的熱點問題, 通過不懷好意的渲染來吸引青年網民的眼球, 利用青年人的年輕氣盛, 利用青年人對國家大事、社會問題的關注來對青年人的思想認識和價值判斷實施干擾, 把理性分析、冷靜思考變為感性理解、群情激奮, 為美國等西方國家攻擊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和社會主義制度推開了方便之門。而且, 美國等西方國家還通過互聯網, 雇傭一些網絡寫手, 歪曲黨史國史軍史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 通過詆毀和歪曲革命先烈和革命領袖的先進事跡、傳奇典范來混淆人們特別是青年一代的價值觀念和政治立場, 其實質是借助歷史虛無主義, 以互聯網為載體, 推行西方意識形態, 削弱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的指導地位, 動搖共產黨的執政地位, 扼殺社會主義制度, 這對青年一代的健康成長帶來了極為不利的影響。

  三、必須打好維護網絡意識形態安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5年5月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指出:“當今世界, 意識形態領域看不見硝煙的戰爭無處不在, 政治領域沒有槍炮的較量一直未停。”[11]18特別是在互聯網迅猛發展的時代, 來自西方的意識形態滲透以更加多元、更為隱蔽的方式, 在網絡空間向我國發起了各種各樣的挑戰, 對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安全構成了現實的威脅。意識形態關乎旗幟、關乎道路、關乎國家政治安全。在互聯網迅猛發展的時代, 必須打好維護網絡意識形態安全的防御戰、主動戰、輿論戰和人才戰, 掌握網絡意識形態的主動權、主導權和話語權, 打好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保衛戰、持久戰。

  (一) 必須打好防御戰, 建立健全相關法律法規, 加強對互聯網的有效管控

  由互聯網發展起來的網絡虛擬空間實際上就是一個社會的虛擬化形態, 應當將現實社會治理的模式根據互聯網空間發展的實際植入于其中, 網絡空間必須要遵守現實社會所應當遵照的相關法律法規, 并設立專門的互聯網管理機構開展行政和執法活動, 以加強對網絡空間的治理。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4月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形成良好網上輿論氛圍, 不是說只能有一個聲音、一個調子, 而是說不能搬弄是非、顛倒黑白、造謠生事、違法犯罪, 不能超越了憲法法律界限。”[4]337依法對互聯網實施管理, 是應對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對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國家政治安全所構成的威脅的有效舉措, 是推動互聯網健康、正常、良性發展的必然要求, 是營造網絡空間天朗氣清、維護人民群眾利益的法治保障。最近幾年, 我國在維護包括網絡意識形態安全在內的網絡安全方面制定和發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規, 成立了相關機構和部門, 為維護網絡安全建章立制。2014年2月, 成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2015年7月, 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2016年11月, 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至此, 我國有關互聯網、涉及網絡安全的相關法律法規已經基本健全, 還需要根據技術的革新、現實的變化和時代的發展不斷進行完善。

  2017年2月, 習近平總書記在國家安全工作座談會上指出:“要筑牢網絡安全防線, 提高網絡安全保障水平, 強化關鍵信息基礎設施防護, 加大核心技術研發力度和市場化引導, 加強網絡安全預警監測, 確保大數據安全, 實現全天候全方位感知和有效防護。”[4]382我國還需要在建立健全相關法律法規的基礎上, 實施有效的網絡安全監管, 加強對互聯網的有效管控。要建立一套從中央到地方統一的網絡安全監管體系, 既要強調中央的統一領導、統一調配, 又要根據各地實際, 實施有效的網絡監管。要推動網絡安全技術的革新, 加大相關技術的研發力度, 提升網絡安全監管的水平, 筑牢網絡安全、抵御西方網絡滲透的“防火墻”。要加強網絡安全預警監測, 對網絡輿情進行實時的監測與預警, 防止西方的網絡滲透趁機進入并形成影響。

  (二) 必須打好主動戰, 加強對主流意識形態的網絡宣傳力度, 堅決維護社會主義的網絡主陣地

  “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 鞏固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是意識形態工作的根本任務。”“意識形態工作本質上做的是政治工作。民心是最大的政治, 要把凝聚民心作為意識形態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 為黨的中心工作服務, 為維護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服務。”[1]213維護網絡意識形態安全實質上就是維護政治安全、人民安全。必須做好做實做強在網絡空間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宣傳工作, 這是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的必然要求。要全面提高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研究, 深入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 推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融入網絡空間、指導網絡治理、引領網絡發展。要建立健全學習宣傳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學習宣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學習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門戶網站和應用程序APP, 學習宣傳理論網站建設既要極具理論性、知識性, 又要頗具趣味性、服務性。要實時更新網站內容, 不能把學習宣傳理論的網絡平臺辦成“僵尸網站”“僵尸APP”。列寧指出:“最高限度的馬克思主義=最高限度的通俗化。”[12]468要推動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理論形態的大眾化、通俗化。網絡理論宣傳要切合網民實際, 根據互聯網傳播的形式與特點, 將高深的思想理論轉化成為群眾的生活語言, 可以加入適當的網絡時尚元素, 以網民群體喜聞樂見的言語風格和表達方式, 結合日常生活實際, 將黨的理論融入網民的互聯網生活之中。在同西方的意識形態和其他社會思潮針鋒相對的時候, 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宣傳既要有理有利有節, 更要持續深入大眾化、通俗化, 要聚焦社會上存在著的各種問題, 通過多種多樣的宣傳形式, “隨風潛入夜, 潤物細無聲”般地將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滲透到廣大網民的頭腦之中。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宣傳必須改變過去那種單方面的、生硬的灌輸教育方式, 應當切合網民的心理和實際生活需要, 找到能引起廣大網民思想共鳴和情感共鳴的方面, 用可親、可愛的方式, 營造平等對話、民主協商的良好氛圍, 廣泛聽取民意、凝聚民心, 形成強大力量, 維護社會主義的網絡主陣地, 讓來自西方的網絡滲透無處遁形。

  (三) 必須打好輿論戰, 打造準確、高效、權威的網絡信息發布平臺, 引導全社會輿論正確、健康發展

  “國家在落實社會管理職能時, 應加強關注社會輿論熱點, 建立網絡輿論監測、導控機制, 引導輿論方向, 及時制止有害信息和謠言的傳播擴散。”[13]49-52要加強網絡輿情監測和預警機制建設, 健全網絡突發事件處置機制, 針對有害信息的侵入以及謠言的傳播和擴散, 進行有效的制止。就目前來看, 隨著相關技術的不斷成熟、有關部門處理公共突發事件能力的不斷提高, 對網絡有害信息和謠言的遏制與處理的水平越來越成熟, 許多謠言止于政府部門, 并依法依規在線上線下公開事實真相, 讓人民群眾和廣大網民及時知曉真實事態, 有效降低了社會上不明真相的人們的恐慌和不滿情緒, 及時維護了社會秩序和人民群眾利益。但是, 在這一方面仍舊需要加強。美國等西方國家隨時都會找個空子穿插進來, 以放大和炒作社會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問題, 不遺余力地將一切問題歸咎于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 并引發廣大網民的思想混亂。我們必須通過互聯網搭建準確、高效、權威的網絡信息發布平臺, 針對社會熱點問題、敏感信息和人民群眾關切的突出問題進行客觀、全面的報道, 要正確引導社會輿論, 進而正面引導廣大網民, 拒絕謠言, 不傳謠言, 不受不法分子、敵對勢力的網絡煽動而參與針對社會熱點問題的放大和炒作, 不講妨害社會穩定、不利社會發展、顛覆國家政權之言論, 不做妨害社會穩定、不利社會發展、顛覆國家政權之事。總之一句話, “網上負面言論少一些, 對我國社會發展穩定、人民安居樂業只有好處沒有壞處。”[1]221當然, “對網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評, 對互聯網監督, 不論是對黨和政府工作提的還是對領導干部個人提的, 不論是和風細雨的還是忠言逆耳的, 我們不僅歡迎, 而且要認真研究和吸取。”[4]337

  (四) 必須打好人才戰, 打造專業化、高水平的網絡科技人才隊伍, 大力培育網絡宣傳思想工作人才隊伍

  打好打贏維護網絡意識形態安全的保衛戰、持久戰, 人是關鍵因素。要大力培育專業化、高水平的網絡科技人才, 特別是培養一批維護網絡安全的技術攻關人才和專家學者, 為維護包括網絡意識形態安全在內的網絡安全提供技術支持和創新保證。除此之外, 我們還需要一批政治性強、作風好、善于運用互聯網媒體的網絡宣傳思想工作人才, 各級宣傳思想工作部門要大力培育網絡宣傳思想工作人才隊伍, 要堅持政治家標準, 從理論上、筆頭上、口才上和互聯網新媒體的運用能力上, 把網絡宣傳思想工作的“行家里手”充分挖掘出來, 并加以大力培養。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宣傳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三十講[M].北京:學習出版社, 2018.
  [2] 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 (第41次) [EB/OL].[2018-12-28]http://www.cac.gov.cn/2018-01/31/c_1122347026.htm.
  [3]劉永志.西方意識形態網絡滲透新態勢及我國對策研究[J].馬克思主義研究, 2017 (12) .
  [4]習近平.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 2017.
  [5]闞道遠.美國對社會主義國家的網絡戰略[J].理論學習, 2013 (9) .
  [6] 重磅!特朗普《國家網絡戰略》出臺 (附中文翻譯) [EB/OL].[2018-12-29].http://news.ifeng.com/a/2018-09/22/60080254_0.shtml.
  [7]劉友田.蘇聯解體的西方和平演變原因及啟示[J].山東農業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2 (3) .
  [8]何茜.西方文化滲透下我國網絡意識形態安全發展態勢與對策研究[J].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 2019 (3) .
  [9]李剛.美國對付中國的《十條誡令》[J].領導文萃, 2002 (1) .
  [10]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7.
  [11]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社會主義政治建設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7.
  [12]列寧.列寧全集:第3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59.
  [13]王濤.從意識形態安全看互聯網的滲透與防范[J].思想理論教育導刊, 2013 (1) .

上一篇:山東省抗日根據地國防教育的實踐與意義
下一篇:全民國防教育存在的問題與化解策略

相關內容推薦
在線咨詢
快乐5分彩-首页 东京五分彩-首页 大发百家乐-首页 完美彩票-完美彩票投注-完美彩票注册 大发百家乐-首页 极速11选5-首页